当选新一届中国羽毛球协会主席 张军:全面冲击奥运五金

  资料图:新一届中国羽协主席张军。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
  ​​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在中国羽毛球协会在北京举行的第六届全国代表大会上,张军正式当选新一届中国羽协主席。提起羽毛球名将张军,想必体育迷们不会陌生,双打出身的他,曾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两夺混双金牌。不过也正因于此,他的名字一开始总和搭档一起出现。退役后,张军两个字正式被公众独立认知,他也成为了国羽双打项目的教练,培养出了蔡赟、傅海峰、张楠等新一代奥运冠军。此后,张军又开始担任双打组主教练。
 
  张军也由此成为继姚明、刘国梁、王海滨、申雪、李琰之后又一位“体育明星主席”。那么,他的上任会给正在低谷爬坡中的国羽带来怎样的变化?羽超联赛停摆为奥运让路是否合情合理?
    羽超联赛停摆为奥运让路张军:我们的目标就是东京奥运金牌  
  张军当选中国羽协主席,步步走来,顺理成章。而他上任后的首要任务也相当直接,就是打好东京奥运会,在接受中国之声记者采访时,张军说道:“我们觉得东京奥运会是我们最近这一年来最重要的任务,这对于我们羽毛球人来说,是不可推卸的责任。所以我们觉得这件大事儿是比任何一件大事儿都要放在前面一点。更何况我们是以改革促备战,以备战强改革。我预期的结果说实话,我很难判断。但我们五个项目都是具备冲金实力的。我们的目标就是东京奥运金牌。但最终冲下来几块是要通过我们这一年多的努力来完成的。”
 
  曾经在各项赛事当中大包大揽的国羽,从里约奥运周期开始遭遇到了成绩明显的滑坡。自身后备力量断档,和对手人才涌现的“小高峰”,让羽毛球项目在东京奥运会上的争金前景难以预料。在张军当选前一周,羽超联赛停摆,为奥运让路的消息已经对外官宣。职业联赛为何说停就停。张军如此回应:“联赛在运动员培养机制里面是很重要的一环,而且2019年的羽超联赛,其实因为奥运积分赛实在是太密集了,我们的很多核心队员,如果说因为奥运积分赛而影响了状态参赛,或者在疲劳参赛状态下出现伤病,其实这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。”
 
  正如张军所说,根据世界羽联规则,参加奥运会必须要有足够的奥运积分,东京奥运积分周期是2019年4月29号至2020年4月26号。羽超虽然为期不到两个月,但与奥运积分周期相吻合。与此同时,奥运会前的冬训被认为很重要。事实上,上赛季的羽超,林丹、谌龙曾因为要参与系统冬训,已经缺席了联赛。选择在此时,干脆暂停关注度有限,对赞助商又缺乏吸引力的羽超联赛,多少令人唏嘘。对比本赛季采取部分“赛会制”的排超联赛,和赛程经常“断更”的乒超联赛,奥运争光项目的市场化之路走了多年,依然在死胡同的尴尬显而易见。成为羽协主席的张军尽管还兼任教练抓住训练,但市场化的前景他也必须提前考虑,张军对此解释:“联赛停赛这一年,一是为了备战东京,二是为了形成联赛的新机制。首先是想要将三年作为一个小阶段,第四年对这个小阶段进行总结。规律性的使联赛与备战奥运配合好。后面可能会碰到难题,但是我的思路是这样。计划找懂联赛运营或者懂经济市场的人操作。”
    首要任务是备战奥运张军:期待建立专业业余相互交流机制  
  事实上,乒羽这样的项目在中国市场广泛,单说羽毛球,2014年的统计数据显示,中国在这个项目的运动人口就有2.5亿。但这两年国羽却遭遇到了暂时性的人才断档,以及联赛长久以来的受众缺乏。在张军的思考中,打开业余与职业选手之间“厚重的门”是解决这一现象的关键:“我觉得东京备战和我们业余专业推开这扇门,打开这个壁垒,是不冲突的。只要咱们把规则制定好,形成一个良性的竞争。让专业的和业余的之间他们有一个互相交流的机制。更何况专业运动员看到业余运动员越来越多涌现出来,对于我们专业的来说也是很高兴的。”
 
  从刘国梁到张军,两个“不懂球”的胖子,似乎面临着同样的挑战。东京奥运会任务在前,金牌是天然的使命和责任。但他们又都不再是一个单纯为成绩负责的教练了。协会主席的身份要求这些“体育明星主席”站在更高的视角,提升整个运动的影响力。双重任务,加倍考验,中国体育的改革路线图也只能靠他们“摸着石头过河”闯出一条路来。
    央广记者:张闻​​​​

当选新一届中国羽毛球协会主席 张军:全面冲击奥运五金

2019-01-29 10:35来源://

原标题:当选新一届中国羽毛球协会主席 张军:全面冲击奥运五金

昨天,中国羽毛球协会在北京完成换届工作,两届奥运会混双金牌得主、现年42岁的国羽双打主教练张军当选新一届主席。他表示,中国羽协的第一要务是完成好东京奥运会的备战与参赛任务。第一目标是力争满额参加奥运会,最终目标是向奥运会五项冠军全面发起冲击。尽管2020年的东京对于国羽来说是近几届最难的一届奥运会,但张军表示,全队将迎难而上,每个项目的目标都是金牌。

第一要务东京奥运会

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为张军颁发主席聘书,张军为7位新当选副主席颁发聘书,包括夏煊泽、刘锦、唐九红、王伟、陈兴东、赵剑华、孙俊。王伟兼任中国羽毛球协会秘书长,冯平善出任司库。

张军曾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以及2004年雅典奥运会与混双搭档高崚两夺金牌。退役后,他在中国羽毛球队执教,主要负责双打项目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,张军以助理教练身份协助田秉毅带出女双冠军杜婧/于洋。到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,张军主要负责男双与混双项目,蔡赟/傅海峰和张楠/赵芸蕾进账两金。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,张军麾下的张楠/傅海峰夺得男双金牌。

在2017年李永波卸任国羽总教练之后,张军与夏煊泽成为国羽双核主帅,张军负责双打项目,国羽连续两年在世界单项大赛均有金牌入袋,分别是2017年格拉斯哥世锦赛女双和男双冠军,去年南京世锦赛的男双和混双冠军。去年年初,在中国羽协届中调整中,张军当选中国羽协副主席。

张军在致辞中强调,对于新一届中国羽毛球协会来说,第一要务是完成好东京奥运会的备战与参赛任务。第一目标是力争满额参加奥运会,最终目标是向奥运会五项冠军全面发起冲击。

对年轻球员寄予厚望

从2000年至今,张军以运动员和教练员身份经历了五届奥运会。明年的东京奥运会,张军认为国羽的夺金难度比以往几届高,原因包括队伍新老交替,年轻队员缺乏大赛经验,而且其他竞争对手的投入大、进步快。以东京奥运会东道主日本队为例,该队在两个奥运周期之前就开始部署和积累,如今已经在男单、女单、女双三个项目都拥有了叫板金牌的实力,在男双和混双项目也有挺进世界大赛决赛的高水平组合。

张军认为,现在国羽必须迎难而上,年轻队员要在奥运赛场上展示自己的实力。目前,国羽的女双陈清晨/贾一凡、混双郑思维/黄雅琼、男双李俊慧/刘雨辰、男单石宇奇、女单陈雨菲,全部都是没有参加过奥运会且年龄都在25岁以下的年轻队员。

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,国羽史无前例地实现包揽五金的辉煌。到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,国羽只收获了男单和男双两枚金牌。对于东京奥运会上国羽预计能够夺得的金牌数量,张军的答案是:很难判断,因为五个项目都具备了冲击的实力,目标都是金牌。他认为,具体能够有多少枚进账,主要就是看接下来这一年多的备战效果。

羽超为奥运停摆一年

2018~2019赛季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本月结束,此前一直有传闻,这个国内联赛将停摆。张军证实,不仅是今年,而是今后每逢奥运年之前都不举行羽超联赛,主要目的也是为了让国家队更好地备战奥运会。

张军坦言,如今国家队要参加的比赛太密集,如果核心队员因为参加国内的联赛而意外受伤,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。为期一年的奥运积分赛4月下旬打响,直至明年5月结束。张军认为这是一种新尝试,因为奥运会就是四年一届,世界羽联主办的世锦赛都是每逢奥运年停办,羽超联赛也可以借鉴。事实上,谌龙与林丹两大国羽男单主力已经双双放弃了羽超联赛,他们因此换来了至少一个月的封闭训练时间,为接下来的奥运参赛资格“三选二”之争储备体能。

“2018年可以说是中国队成绩触底反弹的一年,还有不少年轻小将崭露头角,我相信2019年会有更多优秀年青队员冒出来,在国际赛场上争金夺银。”这位新任中国羽协主席强调,“我们目标一致,瞄准东京奥运会!”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Leave a Comment.